當我們在保護海龜時,我們到底在保護什麼?

文:王舒憶

「我昨天有買新的環保吸管哦~」
「為什麼要買啊?感覺每次都還要洗,真的很麻煩哎。」
「可是這樣可以保護海龜啊!」
環保議題一直備受各方關注,每個人都努力「從你我做起」,但是當我們採取措施保護海龜時,有沒有想過我們到底是為了什麼呢?

馬斯洛的需求層級理論告訴我們,當人類滿足了生理、安全、社交、尊重需求之後,就會開始尋求自我實現。而很多人的自我實現方式,在於關心除自己以外的人,以及除了人類之外的其他物種。

雖然現在已經進入到資訊經濟發展的時代,可是多數國家仍以工業為經濟支柱。而工業的發展,往往都犧牲了自然環境。我們所做的破壞,除了將各種廢棄物,例如塑料、飲料罐、漁網,甚至醫療垃圾扔到海中,還有將成千上萬噸未經處理的廢水、廢料直接排放入海。如此大肆汙染破壞的結果,不僅讓海洋生物誤食那些被人類丟棄卻無法被大自然消化的垃圾,醜陋不堪的廢棄物覆蓋原本綺麗壯闊的海面,在無形之中,毒素甚至污染整個蔚藍星球上所有的水源。而這些惡果,最終都將通過食物鏈的層層傳遞,讓我們人類自己自食其果。

所以,為了海洋生物,為了整個生物圈,更為了人類自己,我們開始保護環境。

在台灣,除了一直備受關注的黑熊保育外,另一個開始成為亮點的環保議題就是綠蠵龜保護。根據台灣海洋大學生物研究所的數據顯示,2016年裡就處理將近90隻的死亡海龜,其中許多海龜的死因為誤食漂浮在海洋中的塑膠垃圾,或者是被漁網纏繞而死亡。近十年來,包括綠蠵龜等海洋生物,因垃圾致死的情況增加了四成。二十年前,台東的南廻大武大鳥海岸曾經是全台灣最大的綠蠵龜棲息地,民眾經常可以看見綠蠵龜在此上岸下蛋,等到小海龜開始孵化出來的時候,周圍的大人小孩也都會盡其所能地協助小海龜們躲過老鷹、果子狸和野狗的襲擊,順利地到達大海,開始牠們嶄新的生命。然而由於南廻公路的拓寬,海岸線開始消失,再加上人為的破壞,現在已經完全見不到綠蠵龜的蹤影,可能以後再也不會見到了。曾經的綠蠵龜棲息地,已經只存在於台東老一輩人的回憶裡。

但是我們還有小琉球。

這裡仍然有綠蠵龜生活,因此許多人選擇來到小琉球進行潛水,希望可以親眼見到綠蠵龜,當然這也是一種運氣和緣分,在天氣晴朗的日子裡,站在海邊可以看到悠然自在的海龜在海中游泳,形成一道最獨特的風景。
然而當越來越多的人開始進行海龜觀賞,也就代表著我們對於海龜最原始的生活方式起到了影響。雖然小琉球現在還處於相對未開發的較好保護狀態,但這並不代表我們現在可以毫無節制地去享受和消費這一切。我們應當完全地遵守相關的規定,才可以確保海龜的安全,讓這種美好一直持續下去。例如在進行浮潛觀賞海龜時,應當與海龜保持五公尺以上的距離,嚴禁使用閃光燈拍照,甚至對防曬霜的塗抹也有要求。

其實,我們保護的是黑熊也好,綠蠵龜也罷,追根究柢,我們保護的是我們賴以為生的生態圈。而我們保護生態圈的同時,也是保護我們自己。畢竟,生物學告訴我們,不論哪一個物種消失,即使是最令人厭煩的蚊蟲之一,都會對我們的生態圈造成無法修復的損害,隨之而來,整個世界的生態平衡將會被打破,陷入混亂。只有當我們每一個人都學會去尊重和保護在地球上其他的物種,不論牠的大小、外觀、顏色,我們才可以在這個美麗的星球上永續發展。一個真正強大的種族,不應只是搶奪和侵略,更應該學會如何與其他的種族和平共處。不僅僅因為這樣做可以維持生物圈的平衡與穩定,更因為,我們是人。當我們保護海龜時,我們保護的,也是我們人類自己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