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與死的兩難,自殺的他們到底在想什麼?

文:盧德昕

「那個事件發生在7月某個潮濕的夜,空氣黏黏膩膩的很不舒服,我在床上翻來覆去、睡睡醒醒。這樣的狀態反覆循環,直到迷迷糊糊中聽到家人接起電話,接著是一連串的騷動、咽嗚,伴隨著抽泣聲和門被重重甩上的聲音,最後只剩下一片死寂的沈默。沒有人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但我心理很清楚地明白,我可能再也無法見到那個重要的人了。

在他決定一躍而下的那晚,某種意義上我們的家,也被狠狠地摔個粉碎。」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最新的預防自殺報告顯示,每年全球大約有80萬人自殺,等於每40秒就有一人死亡。在台灣,自殺曾連續13年被列為國人十大死因之一。而親人自殺身亡的家庭每年逐漸增加,我的家庭並不是特例。
「為什麼他們有勇氣跳下樓,卻沒有勇氣面對自己的人生?」
「那些自殺的人都是膽小鬼、懦夫。」
「自殺根本不能解決問題,他們到底在想什麼?」
當你聽到這些層出不窮的自殺事件時,你的腦海裡或許會出現這些像這樣子的想法。是阿,我也曾經無數遍地想過這些問題,但在陷入這些感性的情緒之前,我們可以試著先用理性的角度來解釋,他們為何要這麼做。

大腦比你想的還要複雜 – 那些潛在的不定時炸彈

「憂鬱的反面不是快樂,而是活力,那段時間活力似乎從我身上慢慢消失了。」
知名作家Andrew Solomon曾在演講中分享了自己罹患憂鬱症的心路歷程。在台灣,有超過九成的自殺身亡者,生前都罹患了精神疾病,其中超過八成是重度憂鬱症(重鬱症)。
就像在影片中提到的,首先我們必須了解「罹患憂鬱症」和「感到憂鬱沮喪」之間的差別。
憂鬱是一種深深根植於我們體內的東西,我們無法從性格和個性中將憂鬱剝離開來。每個人偶爾都會有憂鬱的時候,有時甚至連壞天氣都能使人憂傷。不過這種情緒是暫時的,大部分的壞心情都會隨著時間消散。

但罹患憂鬱症就不同了。
臨床上的憂鬱症是一種疾病,並不是單純的「正向思考」或「改變想法」就能改變憂鬱的情況。
雖然到目前為止,科學家還尚未發現罹患憂鬱症的真正原因,但研究發現,憂鬱症患者腦部的海馬體(大腦控制記憶以及情緒的部分)比一般人還要小上許多。也就是說,憂鬱的時間越長,海馬體就萎縮的越小,進而影響了整個腦部細胞和附近神經連結的退化。所以如果要以一句簡單的話來解釋自殺的行為,那麼可以這麼說:他們的大腦生病了。

或許,我們能提供一些不同的選擇。

自殺的間接傷害會影響許多人,而我們身邊有許多潛在的「企圖自殺者」。但你是否曾經想過如果這件事發生在你的生活中,試圖自殺的是你的家庭成員、朋友,甚至是情人,你該如何應對?退休刑警凱文.布里格斯曾在任內阻止過上百件自殺事件,而他也在演講中提出了對於自殺防治的看法。「根據我的經驗,其實不止要談話還要傾聽,傾聽並理解。不要爭論、怪罪,或告訴對方你懂他們的感受,因為你或許並不懂。只要陪著他們,或許就能成為他們需要的轉折點。」他說。大多數有自殺傾向的人, 或是思考過自殺的人, 他們只想結束自己的痛苦, 並不會想傷害別人,尤其是自己的家人。 雖然服用藥物或尋求醫療協助是必要的,但有的時候身旁的人的鼓勵和陪伴,效力往往比我們想像中的大。「我們能做到傾聽,讓他說話,並安靜傾聽。」他緊接著說,「自殺是可以避免的。 這世界存在幫助,和希望。」

參考資料來源:科學人雜誌 – http://sa.ylib.com/MagArticle.aspx?Unit=featurearticles&id=185
Asapscience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IR48Mb3W0
凱文.布里格斯: 連接自殺與生命的橋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