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憂鬱症的低潮,不一樣,又怎樣?—甜點工作者黃品叡

在TEDxNTUST的「破牆」年會上,「甘味平橫」的創辦人,同時也是甜點工作者的黃品叡大方地和我們討論有關同性戀者的議題,甚至坦承他身為同性戀者所遭遇到的歧視與排擠,走下舞台的他,卻有著一顆纖細又敏感的心。究竟是怎麼樣的契機,使他有勇氣站上舞台,面對底下密密麻麻的觀眾,傾吐自己內心最懼怕的過去?



圖片來源:甘味平橫 Sugar Blanc

從小個性比較陰柔的黃品叡在童年時即被霸凌的陰影壟罩著,而當他正值青少年時,他意外地發現自己是同性戀者的事實。受到憂鬱症纏身後,他開始服用藥物、排斥人群。就這樣,他在一個惡性循環中打滾許久,直到他一頭栽進甜點的世界。自此,他開始正視自己與其他人的不同,並發現他的人生不一定只能夠在憂鬱中渡過。

與不一樣的自己對話

受到憂鬱症折磨時,無助的他經常將自己關在自己的空間裡,不願出來面對世界與人群。「有時候逃避一下,你才會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他佯裝一派輕鬆地說。直到朋友提議一起合作開一間甜點工作室,他將他的注意力轉移到創業這件事上,才意外地讓他發現一個可以讓自己緊繃、疲累的心靈得以尋獲平靜的依歸──甜點。在甜點的世界裡的他能無憂無慮地做自己做喜歡的事,甚至到了廢寢忘食的地步,漸漸的,他對甜點的熱愛越來越濃烈,也發展出自己開甜點店的志向。儘管在創業的路上有夥伴放棄了,最終只剩他一人,但他仍依靠自己的信念堅持下去。他開始漸漸扭轉自己的人生。

「我賣的不只是甜點,更是人與人之間,最不可或缺的連結與溫度。」

獨自在深夜的工作室裡,黃品叡學會正視自己、與自己心底裡的聲音對話,讓他重拾信心與希望,開始走出自己的心房、與人接觸。從害怕面臨人群的憂鬱症患者,到熱衷於與人接觸的甜點工作者,黃品叡在甜點的世界裡找到了自信心,接納且包容不一樣的自己。

堅持使命,樂於分享

回想當初,黃品叡創立「甘味平橫」工作室只是一個偶然的機緣。現在經營工作室不到一年的他,決定走一步算一步,不將自己侷限在某個領域,有機會就去爭取,無論是回母校的社團做甜點社的指導老師,還是向其他甜點店的師傅觀摩切磋,他都十分積極的在規劃自我進修的進度。「兩年後我一定要飛去法國!」黃品叡信心滿滿的說道。瞭解到自己的不足,他積極的尋找各種學習資源,在實踐夢想的路上也有著相當的堅持。

「你的使命是帶給人幸福!」當年師長留給他的這句話,讓他寧願砸大錢、花費大筆資金在優良的食材與器具上也在所不惜。「甜點是奢侈品,所以我有義務讓甜點更臻完美,而味道會告訴你值不值得。」這樣堅持品質的他,讓他的甜點打出口碑,吸引許多顧客上門,也因此認識不少志同道合的朋友。「知識是流動的,大家一起進步,而不是故步自封。」深信分享的美好之處他這麼說。在「甘味平橫」的工作室的外牆上也貼滿了客人送的感謝卡,每一張都對黃品叡有著極大的意義,「他們給了我非常大的力量與支持。」

換了一種形式,仍是愛

在「破牆」年會演講過後,黃品叡嘗試與家人有更進一步關於他同性戀身分的溝通與磨合,但他也表示他仍需要更多的時間來改善與家人的關係。「可能在他們的時空裡,有屬於他們的脈絡吧。」他淡淡的說。儘管如此,他卻不後悔在許多人面前坦承自己是同性戀者的身分-「我們的本質都是人,只是愛換了一種形式。」黃品叡緩緩的說道。正因為他的公開演講,有其他被憂鬱症纏身的同性戀者前來向他求助,「我還以為會被別人找麻煩呢!」他自我解嘲地說。不過在驚訝之餘,他也開始懂得,站出來為同性戀者發聲可以為其他同志帶來支持與鼓勵;他一次振奮人心的演講,能夠動搖整個社會的思想,就算只是很微小的改變,也是一種進步。「我很幸運一路走來有許多人的擁護支持,給我很多的愛,讓我得以在這個充滿歧視的社會中坦然無懼地做自己,能幫助到其他同志,我很慶幸。」

平衡人生的甘味

在黃品叡的工作室裡,他大方地介紹他所珍惜的食材與器具,眼裡閃爍的自信的光芒,展現出他對夢想無畏的決心與毅力。「我只是一個平凡人,沒辦法把所有事情做好,只要將自己有能力的事做好,就好了。」在年會過後,黃品叡仍積極地推廣婚姻平權與精神疾病患者的去標籤化的相關社會議題,甚至構思了一個有關「社會標籤化他人」的計畫。他預計透過這個計畫,大家能夠變得更將心比心,不再將標籤貼在任何人身上,包含同性戀者。「正向力量的傳遞,不應該是尖銳嘈雜的,而應該像冬日裡的一抹陽光,溫柔且堅定。」正因為曾受過許多人的幫助,黃品叡也將感謝之情轉換為助人之心,將自己的溫暖喜悅散發給他人,這也正是他創辦「甘味平橫」的宗旨:人生的甘味,平衡的拿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