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享,故我畫

圖:Cupos 享畫/TEDxNTUST 文:邱千芳/馮若陽

對於畢業於工業設計系,創業過程篳路藍縷,如今成為臺灣圖像紀錄產業先驅人物的魯美辰老師來說,「正確理念」的傳遞是非常重要的。為了讓更多人認識圖像紀錄對於日常生活的重要性,老師在2015年創辦了「Cupos享畫」工作室,致力於增進資訊的完整傳遞以及保存。老師說,工作室的創辦不只是在做藝術而已,更是一種對於現知紀錄行為的進步,不論是在資訊的處理亦或畫面整體的優美呈現皆須具備。然而,新產業對於市場的衝擊在初期必定都是備受質疑的。


「我重視在帶學生時,傳遞正確的理念,一個新的領域如果沒有在開始時被傳遞正確,怕會有被誤解的可能。」

正確的理念,來自於魯美辰老師與她的工作團隊對於手繪紀錄的堅持與熱忱。她相信,圖像紀錄是兼具理性與感性的。即便所接收到的資訊一樣,每位學生的結果呈現亦不盡相同,這是源自於我們每個人都是獨特的個體,每個人的創意都是無限的。

保持好奇,相信可能

「Cupos」的創名為兩個英文單字的組合體,是由「Curious(好奇)」的「Cu」以及「Possible (可能)」的「pos」合體而來。美辰老師說,我們對任何新的資訊或是知識都應抱持著好奇心,而圖像繪製可以為我們創造各種可能性。至於中文「享畫」則是想畫畫的衝勁以及享受與分享的理念。盡情享受我們所熱愛的事情,分享我們所成就的事蹟並且將寶貴的資訊分享給其他人。

創業兩年多以來,美辰老師屢遇困難。「享畫」工作室的圖像紀錄著重於為企業製作開會紀錄。不過,當遇到自身不擅長的專業領域,例如高科技、商業、醫療產業…等,時常無法精準地記錄內容。為此老師朝思暮想,究竟如何可以增加生產力。於是,自創業兩年多以來,老師邊學邊做,學會透過接觸不同領域,累積了不少經驗與各行各業的專業知識,以便增進己身實力並傳遞給自己的學生。

至於學生以及新人的栽培,由於圖像紀錄在臺灣仍然屬於新興產業,圖像紀錄師不僅需要兼具理性與感性,擁有經歷長時間訓練的耐性,更需要有藝術基底方能更快適應狀況。對於圖像紀錄這塊新產業,在拓展初期時,如何讓消費者與客戶買單,也是一大考驗。

擇善固執,應得其所

魯美辰老師相信,即便實習生仍是大學在學同學,未來亦未必會進入該領域就業,也應得其所,得到應有的回饋以及薪水。實習生不只透過前輩的指導獲得經驗與專業知識,更應該得到付出時間與努力後的薪資以及肯定。這不僅是對於雇主的一種社會責任,對於該實習生甚至是整體社會更是種「社會責任」。

「在國外有很多公司,招收實習生做為『社會回饋』。雖然未來未必會繼續留在同一間公司,但是實習生在工作期間所學習到的東西,也會對社會有幫助,可以應用在不同的地方。以後來公司上班的人,也有可能是曾經在其他地方實習過的人,這一連串的關聯性對公司本身、學生、社會是互相互信的『良性循環』。」

對於臺灣普遍沒有支薪實習生的企業文化,老師抱持著由己身做起的心態,視學生的付出為相等重要的互惠。她相信,任何付出都值得回饋,都不應該被視為理所當然。這個社會不應該有非主流握不被重視的工作,每一位工作者都應該受到重視,才能夠建立起良性循環的工作環境。

男孩與他的畫筆

最後一則故事,是魯美辰老師分享的,關於一位熱愛圖畫的男孩。

這位來自臺中的男孩,自幼便熱愛各式各樣的插畫與動畫。然而,由於他討厭閱讀文字,更討厭看到充滿密密麻麻文字的課本,因此始終無法在學校得到好成績,名次亦經常在班上墊底,被師長們貼上「低能兒」的標籤。為此,父母為他特請了一位家教老師,希望能夠「糾正」這位不愛考試寫字的學生。不過,家教老師最後仍被這位「壞學生」氣哭離職了。既然無法「品學兼優」,又聽說「學琴的孩子不會變壞」,於是這位男孩的父母便花錢栽培他學習鋼琴。

「功課寫好了嗎?今天有沒有練鋼琴?」儼然成了家常便飯,而這碗飯,盡是帶著淚水與不悅的。當時,這位男孩除了無法滿足父母「資優孩子」的期望,更是無法完成家族盼望「出一位音樂家」的夢想。別無他法之下,家人在他十三歲那年帶著他移民美國進修。與其說是進修,不如說是「修煉」。原本抱持著「脫離課業」希望的男孩在黑人同學一拳又一拳之後重重倒下。頓時間,男孩成了同學間霸凌的「黃種人」,更是其他亞裔移民之中成績最差的學生,背負了「家族恥辱」的罪名。

「拳頭飽餐,倒數成績,家族之恥」男孩逐漸體悟到,他必須學會保護自己,學習在難熬的生活中生存:「抱持繪畫的熱情」。這樣的地獄般的生活持續了好一陣子,直到一位來自希臘的美術老師稱讚他的繪畫天份。那是人生中第一次有長輩誇獎他的畫作。在老師的鼓勵之下,男孩參加了「全美中學繪畫競賽」,而且竟然獲得了「全國前20名」,更得到了來自總統的賀喜信!一夕之間,男孩成了全校之光,成為了同學之間的風雲人物,更成為了畢業生致詞的代表。那是男孩人生第一次得到讚許的經驗,更是人生的轉捩點。

「這位男孩叫做劉大偉,他現在是迪士尼的動畫總監。」

一個人的成功與否,在於有沒有把他放對位子。如果當初劉大偉老師的家人繼續留在臺灣,如今他頂多可能只是個小公司的設計師。然而,事實證明「持之以恆」,專心做好一件事情,那麼這件事情非同小可。

「如果我們把自己的位置只放在台灣是永遠沒辦法做大事情的,試著找屬於自己的位置,把自己放進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