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享,故我畫

圖:Cupos 享畫/TEDxNTUST 文:邱千芳/馮若陽

對於畢業於工業設計系,創業過程篳路藍縷,如今成為臺灣圖像紀錄產業先驅人物的魯美辰老師來說,「正確理念」的傳遞是非常重要的。為了讓更多人認識圖像紀錄對於日常生活的重要性,老師在2015年創辦了「Cupos享畫」工作室,致力於增進資訊的完整傳遞以及保存。老師說,工作室的創辦不只是在做藝術而已,更是一種對於現知紀錄行為的進步,不論是在資訊的處理亦或畫面整體的優美呈現皆須具備。然而,新產業對於市場的衝擊在初期必定都是備受質疑的。

《繼續閱讀》

我們為什麼需要睡眠?

文:盧克函

現在是三點二十分,你看著螢幕上的連續劇、線上遊戲、甚至是期末報告、主管要求的額外工作,你疲憊的身體正在用任何手段要求你趕快去睡覺:專注力分散、無法進行思考、眼皮沈重、頭昏腦脹⋯⋯你是不是也有這樣的念頭:「如果我可以不用睡覺就好了!」

《繼續閱讀》

當我們在保護海龜時,我們到底在保護什麼?

文:王舒憶

「我昨天有買新的環保吸管哦~」
「為什麼要買啊?感覺每次都還要洗,真的很麻煩哎。」
「可是這樣可以保護海龜啊!」
環保議題一直備受各方關注,每個人都努力「從你我做起」,但是當我們採取措施保護海龜時,有沒有想過我們到底是為了什麼呢?

《繼續閱讀》

做對得起自己的選擇-《Mr. Bartender》導演徐嘉凱

圖:Selfpick/TEDxNTUST 文:呂佳霖/楊子慶/陳翊雯

畢業於臺藝大廣電系的徐嘉凱,在畢業後並沒有跟隨眾人的腳步,受雇於某個影視製作公司, 過著媒體人日夜操勞過度的生活。他夢想做出屬於自己的產業,一個能永續經營、自體循環的 影視產業,並試著扭轉社會對於媒體製作人的剝削。面對許多商業廣告的製作案,他始終不聞所動, 一心一意只想完成自己的理想。「我寧願失敗,也不要失去自己。」他堅定地說道。於是,他創立了 Selfpick 團隊,拍攝《Mr. Bartender》系列影集,甚至身兼編劇、導演、後製和演員數種角色,與年輕一代一起探討人生 中遭遇到許多進退維谷的困境。

《繼續閱讀》

生與死的兩難,自殺的他們到底在想什麼?

文:盧德昕

「那個事件發生在7月某個潮濕的夜,空氣黏黏膩膩的很不舒服,我在床上翻來覆去、睡睡醒醒。這樣的狀態反覆循環,直到迷迷糊糊中聽到家人接起電話,接著是一連串的騷動、咽嗚,伴隨著抽泣聲和門被重重甩上的聲音,最後只剩下一片死寂的沈默。沒有人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但我心理很清楚地明白,我可能再也無法見到那個重要的人了。

《繼續閱讀》

愛情可以學嗎?—愛情社會學

圖:TEDxNTUST 文:呂佳霖/陳翊雯

社會學理論的愛情故事從了解開始,來自臺大開放式課程—孫中興教授的愛情社會學,他用社會學理論來教我們認識「愛」。如果你對於愛情的樣貌不熟悉,也不知道什麼是愛,那麼你除了愛情的心理學以外,可以透過社會學多加認識「愛」。

《繼續閱讀》

人為什麼會拖延?

圖:TEDxNTUST 文:盧克函/陳翊雯

學期初時候我們總是勉勵自己:「這個學期一定要好好認真上課!」,但轉眼間,期末就要到了。眼看著下週有三、四個科目要考試,另外還有幾個期末報告要繳交,我們只能絕望地看著電腦發呆。為什麼期初時發的「宏願」到了期末全部幻滅成熬夜苦讀的日子?甚至你一個月前還在想:「還有一個月,不急!」。來聽聽 Tim Urban 說說愛拖拖拉拉的人到底在想什麼!

《繼續閱讀》

發展多元教育,為技職未來發聲—「技職3.0」創辦人黃偉翔

圖:技職3.0/TEDxNTUST 文:邱千芳/高聖翔/陳翊雯

數年前,黃偉翔曾經遇見一位國中生,他的夢想是打造一個具備聊天功能、可以陪伴人類學習與相處的人工智慧。然而,這樣的想法卻不被那位學生的老師與家長所認同。他們認為孩子的夢想不切實際,學生只需遵循學校的授課內容,把書念好就好。事實上,被迫放棄夢想的孩子們不在少數,這般情形也絕對不僅發生在臺灣。接受公民教育,選擇一條看似較完整的道路,在社會的潛移默化之下儼然成了孩子們的唯一選擇。

《繼續閱讀》

人生就是不停地做抉擇,並且走出一段無悔的旅程 —西卡大叔

西卡大叔,2016年TEDxNTUST「破牆」年會講者,同時也是「途中」青年旅社創辦人。大學時期就開始當起背包客的他,歷經過兩次創業,過程中也曾面臨到公司解散的困境,但低潮中的他,從卻沒忘記「旅行」所賦予他的意義,到底是什麼樣的信念,支持他繼續完成想做的事情?

《繼續閱讀》

走過憂鬱症的低潮,不一樣,又怎樣?—甜點工作者黃品叡

在TEDxNTUST的「破牆」年會上,「甘味平橫」的創辦人,同時也是甜點工作者的黃品叡大方地和我們討論有關同性戀者的議題,甚至坦承他身為同性戀者所遭遇到的歧視與排擠,走下舞台的他,卻有著一顆纖細又敏感的心。究竟是怎麼樣的契機,使他有勇氣站上舞台,面對底下密密麻麻的觀眾,傾吐自己內心最懼怕的過去?

《繼續閱讀》